平板电子书>玄幻奇幻>大佬退休之后>557:新的任务线索

普通区。

裴叶躺在客厅阳台的吊椅上晒太阳。

半张脸斜盖着一顶渔夫帽,不睁开眼,仅用耳朵也能清楚掌控客厅内的情形。

“我说,你们俩就这么清闲吗?隔三差五跑来蹭吃蹭喝,也不怕失业?”

傅淼和顾韶也不是经常来,但以他们自由军成员的身份而言,出现频率的确称得上频繁。

“什么叫蹭吃蹭喝?我们都是交过伙食费的。”

反倒是裴叶待在花轻轻这里白吃白喝白住。

裴叶慵懒翻了半个身,让另一边也能均匀晒到太阳。

“轻轻人美心善,没跟你们细算伙食,不然你们交的那点钱能打发谁呢?”

花轻轻趿着软绵绵的防滑保暖拖鞋,端来一盘自制零嘴和饮料招待上门的顾韶和傅淼。

此情此景,见惯不怪。

她第一次还以为这两人会掏qiāng打起来,见得多了才知道是风声大雨声小,也就小学生吵架水平。

“东西交给我吧。”

顾韶见状连忙起身搭了一把手。

虽说那盘子不重,但谁让花轻轻是个孕妇呢。

“谢谢。”

花轻轻温柔微笑。

顾韶长相乍一看上去非常恐怖,另外半张焦黑狰狞的面孔让人忍不住侧目害怕,但相处多了才知道他是个温文尔雅又体贴周到的男性。与花轻轻在这个世界接触到的男性相比较,跟顾韶相处就放松得多。

后者总能注意到她注意不到的地方,给予人细致又恰到好处的帮助。

有时候,她甚至会忘记顾韶其实是个杀人不手软的男人。

待花轻轻落座,顾韶从一个类似公文袋的黑色包裹中取出一份东西交给花轻轻,略带歉意地道:“这是前几天委托我办的事情,我已经委托有门路的朋友帮你办好了。本来应该陪同你去一趟,熟悉一下路线和环境,但因为近一段时间工作太忙的缘故,实在抽不开身。”

花轻轻先是一怔,旋即想起了几天前的谈话,受宠若惊。

她前段时间算了算自己怀孕的时间,按照前世的规矩,应该去医院建立档案了。

不过这个世界的医院门槛太高,普通区居民只能去犄角旮旯的小诊所——例如花轻轻最初准备堕胎的黑色诊所,预约挂号都要钱,还得排队——稍微好一些的,则是类似乡镇规模的民办小医院,费用自然也不低。

不少家庭条件普通的孕妇都是在家中生产,产后感染和死亡率可想而知。

最好的医疗条件在富人区。

若是产检生产一条龙都在那里就更好了。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残酷。

即便她有信心赚到钱,但她作为贫民窟出来的普通区居民,极大概率挂不到号。

花轻轻便想退而求其次,选择普通区条件最好的医院。

顾韶无意间听到这事儿便说他这里有门路,能帮她在富人区某妇产医院挂个号。

花轻轻欣喜却没抱太大希望。

谁知道顾韶再一次上门就给她带来这么好的消息。

“……你帮了我这么大忙哪里还好意思挤占你工作时间。我让筱青姐陪我去就行,再不行去网上查一查攻……”

花轻轻笑着将东西接过来,打开一看惊得忘了后话。

顾韶给她的号是非常难抢的专家号,据说一天也才三五个,每逢周六日人家专家要双休、不上班。

只要到了下班时间,哪怕病人死在眼前人家也不管。

_{:з」∠}_

“弄到这么一个号……很难吧?”

根据医院官网放出来的价格表显示,一个号几乎抵得上普通人小半月工资。

若从黄牛手中购买,最少也要翻上十倍。

找人帮忙不是看面子消费人情就是消费钱包。

不管是哪种,这个忙都有些重了。

“不难,这是从认识的朋友手中弄来的,走的是医院内部渠道。”

顾韶多解释了一句,免得花轻轻有心理负担。

花轻轻也没矫情。

因为她的确需要这个专家号。

顾韶二人并未逗留多久,简单用了一顿就准备离开,离去前提醒了一句。

“忘了说——最近出门千万别穿红衣红裙或者黑帽,也尽量避开人少的地方,最好与人同行,别落单。”

顾韶在玄关穿鞋的时候想起这事儿。

他不担心裴叶,有胆子正面搞死杨家大小姐还能全身而退的人,不管是贫民窟、普通区还是富人区,这都是狼焱。

比狠人狠了不只一点点。

他担心的是花轻轻,偏偏她还是个比较脆弱的孕妇。

“咦?为什么?”

这俩颜色很百搭,她前段时间就购了几件。

“附近又出了事情?有人专门挑红衣红裙黑帽这些特征的女性下手?”

裴叶嗅到一丢丢异样气息。

“差不多,你们注意安全。”

这种事情在治安并不好的地区不少见。

花轻轻皱了一下鼻子。

看着关上的大门咕哝道:“听着就像是个变{防和谐}态杀人犯。”

在前世科技还不太发达的年代,便有不少犯下大案的杀人魔搞这些吓人噱头。

有些犯案二十多年被捕入狱,但也有人一直逍遥法外。

裴叶在她脑瓜轻敲一下。

“不怕来,就怕不来。来一个切一个,正巧剁了喂楼下阿花,吃啥补啥。”

阿花是流浪到附近的流浪狗,长得俊俏美丽,公的,一只被人遗弃的小可怜。

为何判断它是被人遗弃的流浪


状态提示:557:新的任务线索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