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板电子书>玄幻奇幻>超凡画家>第四章 What the fuck?

蟒地蛇的数量,出现的位置,甚至蟒地蛇的攻击轨迹,墨小白都了如指掌,

经历一千次了,他想不了解都难,

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感觉,让他颇为享受,有点像游戏gm的既视感。

下方的战局也慢慢接近尾声,毕竟是经历过生死的觉醒者,在默契地配合下,已经重伤了两条蟒地蛇,

墨小白回过神,再次执笔,在宣纸上添了几笔。

蓝鸟身上的铁甲有些变形,嘴角也溢出一抹鲜血,但伤势不算严重,一脚踢飞蟒地蛇后,双脚一跺,奔驰而出,双手抓起地面上蟒地蛇,举了起来。

“甘霖凉,老子让你偷袭!”

蓝鸟举起水桶粗的蟒地蛇在地上一通乱砸。

砰!砰!

地面上多了几道深坑,尘埃弥漫,

“甘霖凉!甘霖凉!”

蓝鸟额头上青筋暴跳,双手有些发麻,但他没停下来,继续砸,他需要发泄内心的情绪。

孟硕等人没有阻拦,任他像个疯子一样,发泄自我,

是的,

流浪者,都需要发泄,

要不然,在这个充满恐惧和压抑的时代,会把人逼疯。

“艹!”

蓝鸟将蟒地蛇猛地一甩,被砸得翻着白眼的蟒地蛇,吐着蛇信子,重重地砸向远处,掀翻了几颗枯木。

“交给你了。”蓝鸟喘着气,甩了甩发麻的手臂,他是真的砸累了,也砸不动了,取下腰间上的五级饮用水,大口大口地喝着。

孟硕点点头,抽出铁剑,迅速朝着蟒地蛇跑了过去,

大伙都知道,蟒地蛇虽然砸晕了,但没死。

当孟硕举剑准备击杀的时候,突然,一块尖锐无比的石锥,从天而降,

准确无误地刺穿蟒地蛇的七寸位置,

???

一群人看着石锥,一脸懵逼。

哪冒出来的石锥?

嗤!嗤!

又是两声闷响,

另外两条受了重伤的蟒地蛇同时被石锥贯穿。

???

什么情况?

一群人,包括新月在内,更加懵逼。

“你们爽完了,也该轮到我爽一下了。”墨小白将笔盖阖上,扣在画板上。

而画板的左上角,弹出一块虚拟面板,上面显示着几条数据。

“击杀蟒地蛇,经验值+35.”

“击杀蟒地蛇,经验值+35.”

“击杀蟒地蛇,经验值+35.”情非得已,错爱成婚

更何况这句话,墨小白是发自内心的。

在此之前,他虽然能从画板上提取相应的属性,但很鸡助,想靠自己击杀一条蟒地蛇不是说不能,但需要磨上三五个月,而且风险极高。

他深刻地记得,第一次进入梦境,为了击杀一条黑齿鼠,他足足磨了五天,才把对方给磨死,而且才换来5点经验,可想而知,他磨了多久,才提升了境界。

所以,他借助这次的救援行动,保证他们不受伤害的前提下,在偷偷地击杀蟒地蛇,获取经验值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其实是在利用他们。

当然,他心里并没有多大的愧疚感,

起码他们都没死不是?

“刚才,是你?”秦德明将铁剑收起,试问道。

“嗯。”墨小白点点头,这种事掩饰不了,也没必要去掩饰。

“你小子竟然觉醒了?”新月惊呼道,她知道墨小白体质虚,不具备觉醒的条件。

“你可以理解成觉醒了。”墨小白含糊道,其实他这种情况,算不上觉醒,只不过多了一种别人不具备的能力而已。

“你小子行呀,觉醒了也不跟大伙说一声。”孟硕在墨小白胸口上锤了一拳,笑呵呵道。

多一个觉醒者,对一个营地来说,就代表着多了一份战斗力,意义非凡。

“行了,别忘了我们这次的任务,要庆祝,要高兴,回到营地再说。”秦德明板着脸沉声道。

并非他在搞针对,而是在荒林沙漠多呆一会,就会多一分危险。

众人收敛情绪,经过一番探索之后,秦德明一人走进枯石洞,和预期的一样,里边没有其他野兽。

没过一会,秦德明扶持着一男一女,从枯石洞中慢慢走了出来。

“太好了,他们还活着。”众人紧绷地心绪,在这一刻,松了一口气,特别是新月,情绪有些激动。

在荒林沙漠里,能存活下来的流浪者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

“爸爸...”趴在新月肩膀上的永琪回过头,朝洞口的中年男子喊了一句。

按照剧本,接下来会出现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的感人画面。

但永琪没有动,

对面的一男一女也没有动,

就这样死死对盯着众人,

嘴角开始很夸张地滴落出口水,

同时眼睛,

也开始慢慢地泛起了红光!

“爸爸,我..带食物来了。”

k

喂,

导演,

剧本,

好像拿错了?

.....


状态提示:第四章 What the fuck?
本章阅读结束,请阅读下一章
回到顶部